当前位置:本港台开奖 > 514889.com > 正文

“最文艺路跑”的虹口市井记忆

日期:2018-10-29   

作为市民业余联赛的一个名目,“易跑”从虹口足球场动身,沿四川北路经过多伦路文明名人街、邮电大厦、外白渡桥、提篮桥历史风貌区,在风景旖旎的滨江步道结束,被称为“最文艺路跑赛”。若是个身背双肩包的旅行者,看着起跑时的笑声与追赶促变成铿锵的脚步和沉重的呼吸,定会有所感悟;若斜靠沙发上看着屏幕里的夏末清晨阳光、在百年或多少年相间的新旧修筑前逶迤着数千穿纯黄T恤的跑者,自然会想到城市的崛起与文脉涌动。但若加入其中会晓得,能衬托沿途各种“文艺”成色的耐力和意志,岂是一蹴而就?

一个硕大的“5”铭刻在小小的不锈钢留念牌旁边,看到吊带上“上海国际易跑赛”字样,友人圈有哥们惊叹:“跑进前八就不易,还是第五,真牛!”殊不知这只是“杰出易跑五周年纪念牌”,全程十公里,跑到终点就能拿块貌似奖牌的纪念牌。很多人都挂脖子上、翘起大拇指以陆家嘴为背景拍照,而后在友人圈嘚瑟一把。

众多跑者对脚下丈量的道路、身边掠过的建造在岁月长河中滋生的那些“枝蔓”,可能只有书本上的理解。对我来说,在生于兹、善于兹的虹口考试数年晨跑成果,有点“首秀”也有“刷新”记忆的象征。跑过虹口公园,当年春游时跌落的小湖还在吗?振兴中学老大楼外墙已成浅褐色,里面应是深灰色的历史包浆。用每分钟171步、每步0.93米的姿态向母校致敬!内山书店和山阴路一晃而过,知道那片绿荫中有“鲁迅故居”还有“内山旧居”的可能不久。看到多伦路文化名人街牌匾,会想到脚下或者正踏着鲁迅、叶圣陶、茅盾……的脚印。已是宾馆的虹口区第一工人俱乐部,当年参加初中文凭补习班的教室早就渺无踪影,任课老师还好吗?与“永安电影院”擦肩而过,就如向一代人的童年告别,只管影院建筑及边上的永安里改变很多,却与南京路上“永安百货”有过千丝百缕的渊源,迄今未必可能了断。透过一幢幢气宇轩昂的大楼,显明“看到”福民病院、萝春阁点心店、永新油酱店、牡丹美发厅、红星书场、凯福饭店、第七百货商店、德昌西服店、大兴纽扣公司、繁花鸡粥店、广茂香烤鸭店……依然熙熙攘攘、五味飘香。还有邮电大楼,最初的集邮兴趣从这里出发。沿苏州河北,过外白渡桥引桥转入东大名路,跨虹口港,遥望海员医院跟曾经的雷士德工学院主楼。到大连路折返,应是当年渔民提着香烛到“下海庙”祈福的路,经“下海庙”跑向高阳路码头,那曾是“老三届”口中的“上港八区”、当初的滨江步道。拐弯加速,蓦然看到,绚丽的终点牌楼就在眼前。此时尤恨遗落多,时间都去哪儿了?

转念,若无市井,文艺何味?而将街市发酵、萃取成艺术,需要天赋与感悟。

业余级的十公里路跑,前半程基本靠体力,后半程基本靠“跑感”。在一大帮额头闪亮、头发黝黑的年轻人中,滨江木质步道被踩得发出极强节律的“咚咚”声音伴奏下,同样喘着粗气摆动双臂,并窃喜皱纹、白发、沧桑等就这样极易被忽视。只是,他们还能憧憬上马、北马甚至新加坡、纽约马拉松赛,而我则追忆那些曾如此奢侈挥洒的年轻跟不太年青的时光。记忆中好像文艺味不浓,更多是柴米油盐的市井印记。